Notice: Undefined index: lang in /home/hainannet/public_html/v2/index.php on line 34
HainanNet - Thean Hou Temple Kuala Lumpur

中华妈祖特稿:妈祖圣泉

妈祖圣泉抗瘟疫救千万人
朝廷褒封崇福夫人表谢恩

文:朱合浦

在历史的长河中,病毒与人类如影随形,不曾消停过。远的不说,就说最近发生在我国的两次大疫情——2003年的“SARS”和眼前的新冠肺炎,都是来势汹汹,引起了巨大的恐慌,但最终我们是会战胜它的!

巧合的是,九百多年前,妈祖也在一场瘟疫降临时为民解厄,用甘泉来为乡亲们疗疾,最后赶走瘟神,恢复了一方乡土的安宁。

宋乾道二年(1166)兴化郡(即今莆田市)发生特大瘟疫,一个叫丁伯桂的人记述了这场瘟疫的恐怖和妈祖圣泉救疫的过程。

丁伯挂(1171—1237),字元晖,福建莆田人。宋嘉泰二年(1202)进士,历官翰林院编修,拜给事中,绍定二年(1229)调任钱塘郡守,倡修京畿艮山祠(妈祖庙),并撰《顺济圣妃庙记》,留下有关南宋历朝皇帝对妈祖褒封最翔实的史料。有关妈祖圣泉救疫的史料就是记载在他撰写的《顺济圣妃庙记》之中。

这段记载十分简约,文曰:“时疫,神降,且云‘去湖丈许,脉有甘泉,我为郡民续命于天,饮斯泉者立痊。’掘泥坎,甘泉涌出,请者络绎,朝饮夕愈,甃为井,号‘圣泉’。郡以闻,加封‘崇福’。”

这段记述虽然只有寥寥数句,但信息量很大。它告诉我们,某年某月(查史料为宋乾道二年)兴化郡发生瘟疫,疫情严重,是妈祖显灵,指示民众在白湖(今荔城区阔口村)掘井取泉,病人饮此泉水后马上痊愈,因该泉水抗击了疫情,所以被人们誉为妈祖“圣泉”。地方官将此事奏闻朝廷,皇帝就加封妈祖“崇福夫人”。

到了明末清初,僧照乘便根据这段简单的记述,改编成一则妈祖神迹故事,收录在他编辑的《天妃显圣录》之中。故事的题目是“圣泉救疫”,故事的情节也比较丰富了:

宋孝宗乾道二年春,郡大疫,神降于白湖旁居民李家,曰:“瘟气流行,我为郡请命于帝,去湖丈许有甘泉,饮此,疾可疗。”境内罗拜神赐,但此地斥卤,疑无清流。以神命凿之,及深犹不见泉。咸云:“此系神赐。”勉加数锄,忽清泉沸出,人竞取饮之,甘泠若醴,汲者络绎于路,至相争攘,朝饮夕瘥,人皆腾跃拜谢曰:“清泉活人,何啻甘露,真有回生之功。”乃甃为井,号曰“圣泉”。

聚集白湖庙拜谢妈祖神恩

这一段文字译成白话文就是:

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这一年的春天,兴化郡(按:即今莆田市)发生了极为严重的瘟疫,许许多多人染病且无药可医,疫情蔓延,民众恐慌,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求妈祖保佑和救助。幸运的是此时白湖(即今荔城区阔口村)已经有了一座妈祖分灵庙。信众齐集庙前向妈祖虔诚祈愿,希望得到神助,解救受瘟疫侵害的病人。

俗话说,心诚则灵,妈祖果然显灵,来到白湖妈祖庙旁边的李家,对村民李某说:“现在莆田瘟疫流行,酿成大灾,我已经为全郡百姓特地向玉帝请命,得到允准来帮助大家驱赶瘟神。办法就是到庙旁边约一丈地方掘地取泉,病人喝了甘泉即可治愈瘟病。

李某得到妈祖神示,马上向信众传达了这个消息,大家异常兴奋,排着队来感谢妈祖的恩赐!可是白湖(今阔口)近海,全村都是盐碱地,怎么可能挖出泉水呢?尽管大家心里有一点儿疑惑,但因为是妈祖的旨意,所以还是将信将疑地在白湖妈祖庙旁边按照神所指的地方去挖掘。然而大家费力挖了很深很深,却并未见到甘泉涌出。怎么办呢?个别人气馁了,但绝大多数人还是坚持不懈,他们认为这是妈祖赐言,不可违背,于是就在继续挖掘了几锄头后,忽然见到地底下有清泉喷涌而出!人们欢呼妈祖果然灵验,竞相取泉水饮服。那泉水如美酒般的甘甜清洌,病人饮后即疫病全消,恢复健康。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莆田的村村角角,人们争相来白湖取水,一路上络绎不绝。许多病人早上喝了这甘泉,晚上就痊愈了!大家欢呼雀跃,聚集到白湖庙来拜谢妈祖神恩,说:“清泉救人,何止是甘露可以比拟的,这是起死回生的巨大功劳啊!”于是在瘟神最终被赶走之后,人们用砖砌井,把那口救了千千万万人命的泉井命名为“圣泉”。

与此同时,郡守也为抗击瘟疫胜利而欢欣鼓舞,随即将妈祖圣泉救疫的神迹上报给朝廷,皇帝颇受感动,于是在前朝已经褒封妈祖“灵惠、昭应”的基础上再加“崇福”二字封号,变成“灵惠、昭应、崇福夫人”。这是瘟疫清除后一年即乾道三年(1167)的事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褒封是妈祖所获36次褒封中,唯一由妈祖故乡地方官上报而得到的一次褒封。

白湖庙在莆郡城东南五里之地,即宋孝宗时名相陈俊卿的家乡,绍兴三十年(1160)陈俊卿舍地建顺济庙,为宋元著名之庙。这个著名之庙因而产生了一则著名的“妈祖圣泉救疫”的经典故事。

编按:稿件摘自第59期《海南之声》“中华妈祖”专栏,本会获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属下的《中华妈祖》杂志授权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