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lang in /home/hainannet/public_html/v2/index.php on line 34
HainanNet - Thean Hou Temple Kuala Lumpur

海南之声:侨南华小新常态

侨南华小停课不停学 

新常态下继续学习 

文 : 卢盈嫔 

照片提供:侨南华小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除了所有经济活动都被迫停摆外,我国的学府也必须停止授课,以避免疫情的蔓延。尽管如此,为了让学生可以继续学习,并在原定的时间内完成课纲,许多学府都纷纷把课堂搬到了网上,利用不同的软件实行网上教学。

由本会创办的吉隆坡侨南华小就是其中一所实行了网上教学的小学。为了解学校执行网上教学的情况以及所面对的问题,《海南之声》特地通过视讯方式采访了侨南华小副校长颜森棣、潘洁敏老师、蔡伟权老师、戴佛安老师以及家长颜建浩、张佩佩和吴子盈。

颜副校长表示,目前侨南华小是利用Google Classroom和Google Meet来进行教学。“Google Classroom的功能和概念和之前教育部推行的青蛙虚拟学习模式(Frog Virtual Learning Environment)是一样的,只是因为换了网络供应商,自然应用程序也跟着换。在2019年尾时,教育部已经给了学校的师生们每人一个Google Classroom户口帐号。”

高危机意识部署网上教学

当疫情爆发后,尽管当时还没进入行动管制(MCO)阶段,但有着高危机意识的校长已经意识到学校有可能会因此被迫暂时停课的可能性。因此在学校假期前一个星期,学校就已经办了说明会,让所有的学生知道校方已经启动了Google Classroom,呼吁学生去登入。“所以当政府宣布了MCO,必须利用网上教学的时候,我们在执行上是比较顺利的。”

“当然,无论是教育部或者是学校都没有强制老师们一定要使用Google的教学应用程式,只要是老师认为适合的,比较有效的媒介或平台都可以使用。例如有老师认为用Whatsapp的沟通与教学成效比较高,那他可以用Whatsapp。”

颜副校长透露,根据目前的数据,参与网课的学生大概有56%,但这只是Google Classroom的数据,还未包括使用其它应用程序的学生。校方会让班主任去联系各自没有参与网课的学生,以了解他们的情况。“我们的确是有发现有些家长面对经济能力的问题,无法提供网络或电子设备让孩子上网课。有经济问题的家长可以告诉校方,我们尽量寻求一些合适的团体给予帮忙或捐助。”

据悉,教育部也有针对学校有多少的B40群体,当中有多少是没有参与网课以及没有参与的原因等进行调查,但在调查后也还未看到有进一步的行动或计划。“或许还在规划中,毕竟这个疫情来得太突然,大家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做。我认为有些问题家长要尽量自己想办法克服,校方能给予的帮助有限。”

拟定SOP 为复课做好准备

为了让网课能更有规划和涵盖所有的科目,侨南华小拟定了详细的时间表并已在9/6开始执行。“我们每堂课是上30分钟,这主要是因为我们考量到有些家庭只有一台电脑或手机,但却不止一位孩子需要用到,所以我们是把时间错开,每半个小时不同的班级上课。这样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上课,不会失去学习的机会。”

根据教育部的指示,学校在复课后也必须遵守1米的安全社交距离,为此教学只能以小班制进行即只能有18名学生。对此,颜副校长表示侨南华小的课室比较大,应可安排20名学生。另外学校的课室多学生人数少,所以空间不是问题。但学校的老师人数少,如果以上述小班制进行恐怕会面对师资不足的囧境。

“所以我们目前的方案是把学生分成AB两组不同的上课时间,两组都涵盖1-6年级的学生。这是考量到有些家长有几个不同年级的孩子,他们可以选择在同一天上学,这样就避免需要载送多次的困扰。而我们也已把这方案呈交给教育部,由他们定夺。”

图:在还未正式落实行动管制令的时候,校方已未雨绸缪,在礼堂举办说明会,为学生讲解Google Classroom。

老师带领家长需配合

作为执行网上教学灵魂人物的老师,当中又会遇到怎样的问题呢?潘敏洁老师非常感激家长的高度配合,让孩子能顺利参与网课。他认为这段期间最考验的就是小朋友自律的问题,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新的学习模式。她坦诚她喜欢目前在家线上教学的模式,因为时间比较自由。但由于小朋友还缺乏自律,所以网上教学或许不太适合他们,比较适合大学生。

“小朋友这个年龄来到学校除了求取知识,也正是学习交友、群体生活和带人接物的时刻,而现在仿佛将他们从群体中抽离了出来。所以这段期间就需要家长多帮忙与配合,肩负老师的责任与角色。”

由于在行动管制(MCO)期间,蔡伟权老师正好在家乡而他家乡没有网络,他唯有使用自己手机的上网数据完成网课教学。一开始他也曾担心是否有学生因为没有电子设备或网络而无法参与网课,他认为那样会对那些学生不公平。“但后来证明我多虑了,目前学生的出席率都很理想,家长和学生都很配合。”

蔡伟权认为,网上教学与实际教学最大的差别就是少了互动的时间。“因为只有30分钟的时间,我必须把握时间,尽量把我要教的内容教完。再加上我的学生是低年级的学生,所以对他们来说操作上比较复杂,我担心太多的互动反而令他们更掌握不到。”

图:学生们利用Google Classroom和Meet学习

戴佛安老师主要是教六年级的学生,他透露在教育部正式宣布取消今年的小六检定考试(UPSR)后,学生甚至是家长的态度不再那么的积极。“比如之前功课只有一两位同学没有做,现在只有10多位同学有做而已。我已向家长反映,也一直催促他们,但他们依然不愿理会。更令我无奈的是,网上教学已经实行一段时间,到现在还有家长询问如何开启Google Classroom以及上课的时间表。”

尽管校方只规定上课的时间为半个小时,但一般上戴佛安老师都会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教学。这是因为高年级的课文内容比较多,而且按照原本规定是要在一个星期教完一堂课,而目前只能用一个小时去完成。“我担心那样会间接影响学生担任学习成果与吸收能力。”

 图:学生们利用Google Classroom和Meet学习

 

图:因受行动管制令的影响,《海南之声》通过视讯方式完成采访。

家长冀孩子尽快重返校园

在落实网上学些后,学生使用电子设备和游览网站的次数与时间无疑增加了。为了不让孩子陷入沉迷的危机,受访的家长们都表示会限制孩子游览网络的时间。

颜建浩补充,网络利用得到也会给孩子带来正面的影响。“我孩子在youtube学会了几招边魔术的招数,常表演给我们看,另外由于他是羽球校队,所以他通过youtube观摩国际比赛的视频,吸收经验。我觉得只要他们是看那种比较知识性的节目我都可以接受,但前提是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

是否会担心网课的成效进而影响孩子的学业进度?颜建浩表示自己并不担心,他认为这个教学模式目前是全国同一时间进行的,大家是在同个起跑点。“可能开始的时候回不习惯,但时间一久就会慢慢适应和吸收。”

另外两位家长即张佩佩和吴子盈则表示会因此而担心。张佩佩认为一天30分钟和一个科目比较少了一些,她一天有3到4个科目则比较理想;吴子盈有两个孩子,分别就读一年级和二年级。

“我认为这个时候是他们打基础的时候,如果基础打不稳,来到三年级需要面对另一个不同的学习阶段,就会比较辛苦。所以现在我有一直提醒孩子,当学校一复课,他的学习脚步就要加快快了。”

三位家长在受访时皆表示希望能让孩子尽快回到校园上课,毕竟在学校上课的氛围与成效会比网上教学来得好。同时也可以让小朋友享受校园的生活,与其他的同学和老师互动。《海南之声》衷心希望疫情能尽快收到控制,使学校能尽快复课,让小朋友重新回到校园,享受快乐的校园生活。

编按:此文刊登在第59期《海南之声》,在出版时,全国学校尚未获准恢复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