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lang in /home/hainannet/public_html/v2/index.php on line 34
HainanNet - Thean Hou Temple Kuala Lumpur

海南人爱护华教 专访前董总主席拿督郭全强

#海南人爱护华教
#专访前董总主席拿督郭全强
#站稳立场捍卫华教
#你不维护华教没人帮你
#多元化教育推动国富民强
#领袖若开明华教发展无阻
#一代人做一代事未来托付下一代

2018年12月10日,本会派员前往柔佛州居銮采访前董总主席,同时也是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前总会长的拿督郭全强,针对华教课题侃侃而谈。

现年88岁的郭全强,向华社发出一个重要的讯息,希望华社站稳立场维护华教,“你不维护华教,没人帮你,政府不会帮你。”

详情看以下的访谈内容:

报道/摄影:罗忆雯

退隐 13年的前董总主席拿督郭全强,讲到做到,现年88岁的他,坦言本身魄力不及93岁首相敦马哈迪,他与“贴身秘书”郭夫人梁丽明秉持“一代人就做一代的事”原则,两老盼社会尤以华社能够理解,他们那一代已成过去,未来希望就托付下一代身上。

奉献半生岁月,在华教征途长途跋涉,郭全强名望对华社而言,是金漆招牌。2005年卸下董总主席职,退位后日子,即使想闲下来也难。华团组织对他爱戴依旧,晚宴筹款活动邀请谏不时寄上门,诚邀出席。

郭全强祖籍中国海南省文昌市南阳镇美丹村,是我国第四代华裔,1930年出生于柔佛州昔加末一座橡胶园内里。他也是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前总会长,现任永久荣誉会长兼会务顾问,同时是居銮海南会馆前会长,以及居銮中华中学前董事长,现任董事会会务顾问。2018年11月25日,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在85週年庆典晚宴上,颁发“终身成就奖”予郭全强。

岁月是把刀,刀刀催人老。郭夫人严遵医嘱,寸步不离守护郭老。看着丈夫体力不如从前,她婉拒宴请或探访,以让郭老静心休养。

“我认为,他几十年来尽了责任。到现在为止,他几乎等于住在医院。尽管生病,但他也不是完全不管。我们今年缺席銮中100周年校庆嘉年华,只是捐了点钱。居銮会馆(天后宫)要塌了,我们都捐了十千。现在退休都在用老本,要不找孩子帮忙。他还是要尽力,能够帮多少就多少。”

基于仍有部分人不理解,觉得郭老拒出席公开活动,拒人于千里之外。郭夫人指出,她管不了这么多,促请外界谅解。

“他不及敦马那么厉害,医生忠告,他不宜出席公开活动,而不让他赴宴是我的意见。我要保护他,平时都由我和医生保持直接联络,如果他出事,就是我的责任。大型宴会需要面对很多人,个个上前问好握手,我担心他受到感染;人潮多,容易绊倒他。”
人在江湖,说实在的难以全身隐退。郭夫人很感谢社会仍然铭记丈夫在心,给郭老一个尊重。

雪隆海南会馆《海南之声》在2018年12月9日居銮海南会馆82周年庆结束第二天,到郭老住家进行这趟难得约访。郭老精神清爽,一身整齐打扮,在夫人陪同下跨出家门迎客。

打开话题之前,郭老表示有些往事不太记得,访谈过程保持其一贯的谦卑温和风范。

处于中央政府改朝换代,郭老坦言难预测希盟政府对华教态度改变与否,他认为,遴选一批开明的好领袖,自然不会打压华教,反之则继受压迫,华教发展受阻。

“这很难讲,视乎谁在做领导。无论怎样,华人要站稳自己立场维护华教。你不维护华教,没人帮你,政府不会帮你。”

从前想多办一间华小,都会引起轰动。郭老抨击前朝政府不允许这种“破例”,简直是错误思想;姑且因为华社对华教坚持,政府没办法,而多次接触敏感地雷,久之政府对此敏感度降低。不过,郭老强调,首要前提,华社仍需自组一股强大力量(华教组织)做后盾,才能发挥作用,保住华小和独中。

上一代护航华教景况,惊涛海浪。郭老认为,老一代身处逆境,明显感受压迫感,处理手法显得冲劲。他认为,自身那个年代,生活内容包括华教,有使命感的驱使,才能巩固华教存在感。

“新生代能享有华小独中就读机会,他们感觉不到压迫感。我们这代几十年走来,办华教不简单,早期办华教比较敏感。马来西亚要富强,就得走多元化路线,鼓励多元化民族发展各自优势。单元化教育政策行不通。”

日前希盟政府宣佈拨款给民办大专院校,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各获200万令吉,而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学院则获550万令吉。这笔数额看在郭全强眼底,认为政府出手低;惟他表示,至少政府在这方面有个表态,最怕政府撒手不理。

自1990年9月至1995年5月间,历任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总会长的郭全强,率领海南联会筹募奖贷学金访问团先后访问过所有属会,协助推售金砖完成海南联会筹贷学金的心愿与目标。

海南子弟注重教育,郭老认为,海南会馆提供贷学金是最实际做法,筹点钱就能成立贷学金,出发点是鼓励年轻人多受教育。

“越高深(教育)越好。那你对这世界认识就更透彻。将来做人,对现实比较了解。我看待教育,觉得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到社会教育都是重要环节。总之要使年轻人不断受到教育,如果社会没有这个趋向,年轻人不晓得该做什么,变成社会累赘。”

此外,询及马来西亚海南会馆与中国海南省当地大学接轨联办课程一事,郭老认为这方面仍有缺口,可以加强联系,提升学术水平。

郭老夫妻并肩作战数十年,郭夫人数十年全力支持丈夫投入社会工作,从家里贤内助到公务秘书的角色,称职有嘉。

她谦卑地称自己是家庭妇女,没社会贡献,实在不愿发表言论。以前逢有访客上门,她都是坐在丈夫旁边协助,犹如“贴身秘书”。

“现在我记不了这么多,不能再帮他打理这些事。我今年89岁,明年90岁。双腿也发软无力,耳朵聋了,要依赖助听器。试问我们两个老人家这样状况,怎样出席宴席?其实我们这代人已经过去,现在是靠你们这一代。我们都是尽量而为。希望大家,特别是我们的海南同乡能够理解,就这样。”

话落此处,郭老则在旁轻语“一代人就做一代事”,与妻子心声相互相应。

备注:此访谈将刊登在第55期《海南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