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lang in /home/hainannet/public_html/v2/index.php on line 34
HainanNet - Thean Hou Temple Kuala Lumpur

最新资讯

琴声开启语言音乐照亮前路

赵俊毅惜缘携手本会华乐梦

报道:李佩玲     摄影:罗忆雯、部分照片赵俊毅提供

声音是震动所产生的声波,它可以通过介质传播,被人类或动物听觉器官所感知的波动现象。声音对马来西亚旅美青年作曲家、钢琴与大提琴演奏家赵俊毅而言,不仅是启发他学习的关键管道,更是他迈向音乐康庄大道的宝贵钥匙。

今年32岁的赵俊毅,一出生就基于父母的脱氧核糖核酸(DNA)遗传,而被医生诊断为黄疸病新生儿,历经换血治疗,才成功降低血中的胆红素。或许是这个原因,让他在成长过程中,学习进度比同龄层缓慢许多,5岁之前仍不会说话。

在他的父母安排之下,他于5岁开始学习钢琴,并经由钢琴所发出的声音,开启了他的语言能力,继而踏上音乐之路。琴声陪伴他前往中国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再远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雅各布音乐学院完成硕士学位。

赵俊毅是雪隆海南会馆“2019马来西亚全国华乐合奏大赛”规定曲《那些巴刹的日子》的作曲人,他接受《海南之声》访问时说,或许是家里使用太多语言沟通的关系,才会导致他没有方向专注学习一种语言。

他说,家人除了使用华语沟通之外,还混杂着广东话、客家话等方言,而且他的奶奶还会说淡米尔语。

“与其说学习慢,倒不如说因为我没有一个完整的系统去学习。透过钢琴,除了可以学习纪律及多方面协调之外,还让我知道系统。正因为知道了系统,我的学习开始比较好,并在中学时决定往音乐这个方向走下去。”

他还主动提起一件有关语言的囧事,他曾和朋友聊天时对朋友说:“你不要自寻短路”,而实际上他其实要和朋友说:“你不要自寻短见”。那是因为他能记在脑袋里的都是声音,而不是词语。套句他太太关梦桐的话,他经常在创词,创造属于自己所使用的词语。

赵俊毅1987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5岁开始学习钢琴,中学参与民乐团演奏大提琴和倍大提琴。先后在中国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的秦文琛、陈岗和唐建平教授,以及美国印地安纳大学雅各布音乐学院的P.Q. Phan教授指导下学习作曲,并获得硕士学位。

他目前是马来西亚大乐乐创意音乐工作室以及新加坡The TENG Company的驻团作曲。他的多部作品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台湾、香港、印尼、日本、韩国、德国、意大利、立陶宛、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演出。作为钢琴及大提琴演奏家,他常与吉隆坡、北京、纽约的音乐家合作演奏古典以及即兴音乐。

 

3个原因接受本会委约

雪隆海南会馆天后宫对赵俊毅而言,有着不可磨灭的特殊情怀。

赵俊毅说,他愿意接受本会的委约,创作“2019马来西亚全国华乐合奏大赛”规定曲——《那些巴刹的日子》,是基于3个原因。

这3个原因分别是第一:他在15岁时,曾经参加由本会所举办的“2002马来西亚全国华乐合奏大赛”;第二:此比赛是国内最具影响力与说服力的华乐合奏大赛;以及第三:此比赛是国内最多人讨论的华乐合奏大赛。

“因为这个比赛,我和朋友聚在一起,参加集训营,还在比赛当天经历风吹雨打,护着乐器冲到后台。我到现在还记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是我的青春。”

“而且,这个比赛是唯一一个和政府有关的比赛,因为(秘书长黄)良友叔叔,他知道要透过一个怎样的平台,才能让它成为极具影响力的比赛。”

他说,无可否认,此比赛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但正因为有这样的过程,反而是最好的,因为这样会引起很多人讨论。

“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在这里举办,还有很多其他的想法。这也是我觉得好的地方,若你有很好的条件去举办赛会,没错,是很好,但你却缺乏了一个学习的机会。”

他说,很多时候比赛一结束,就真正结束了,但绝大部分人都没想到比赛结束是不足够的,因为参赛者必须要懂得怎样去保持人脉。

他强调,马来西亚的圈子不大,必须要想方设法走出去,尤其是必须把眼光放得更远,以看到更大的格局与画面。

 

玩音乐不在乎中西乐

说来奇怪,赵俊毅就读康乐国中时参加的是华乐团,但他在华乐团中担任的却是大提琴手。原来,这是对华乐认识少的人,容易产生的误会。

因为组成一个华乐团,必须要有低音乐器,在华乐圈子里,低音乐器如革胡的制作成本很高,需要很大片的蛇皮,加上很少人制造,所以比较少华乐团会使用。

为了填补低音区的空缺,许多华乐团就会以大提琴取代革胡,也有不少华乐团在打击乐器方面,使用西洋乐器取代华乐乐器。

也正因为华乐团的大提琴机缘,让赵俊毅除了是钢琴演奏家之外,同时也是大提琴演奏家。不仅如此,华乐乐器他几乎也会演奏。

赵俊毅说他最先接触的华乐乐器就是二胡,因为他的大哥学的华乐乐器是二胡。其他乐器他也能上手,只有笛子、琵琶和唢呐这几样上不了手。

“中西乐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因为我只是在玩音乐,我没有管它华乐,还是西乐,甚至是别的民族的传统乐器,我都不在乎。”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声音,我要怎样把我的想法,很清楚地通过这些乐器与表演者把它呈现出来,并传达给观众,而观众听了有所想法,再回到我这里来交流,才是我关注的过程。”

他解释,这就是艺术创作所指的三度创作,即创作者创作出作品是一度创作;表演者演绎作品加入本身的情感为二度创作;观众欣赏后加入自己的见解之处为三度创作。

忆起雪隆海南会馆“2002马来西亚全国华乐合奏大赛”,赵俊毅说:“我到现在还记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是我的青春。”

 

赵俊毅常与吉隆坡、北京、纽约的音乐家合作演奏古典及即兴音乐。

 

赵俊毅就读康乐国中时参加的是华乐团,但他在华乐团中担任的却是大提琴手。

 

声音对赵俊毅而言,不仅是启发他学习的关键管道,更是他迈向音乐康庄大道的宝贵钥匙。

 

赵俊毅除了是钢琴与大提琴演奏家,也是青年作曲家。

 

赵俊毅是雪隆海南会馆“2019马来西亚全国华乐合奏大赛”规定曲《那些巴刹的日子》的作曲人。

 

 

 睽违了7年,雪隆海南会馆再次举办马来西亚华乐合奏大赛。

 

待续

第二篇預告:《那些巴剎的日子》是怎么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