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信仰增强凝聚 春秋二祭慎终追远

报道:卢盈嫔

摄影:李佩玲

对会馆而言,“春秋二祭”一词并不陌生,但对一般的家庭来说,或许会感到困惑,因为马来西亚并没有四季,何来春秋二祭呢?对此,《海南之声》特别专访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副秘书长刘崇汉,以及马来西亚著名田野工作者李永球,由他们揭开春秋二祭的谜底。

刘崇汉解释道:“其实春秋二祭是指我们在清明时节以及中秋或重阳时节的祭拜仪式。简单而言,就是清明节与中秋或重阳的两个祭祀仪式。”

马来西亚著名田野工作者李永球则补充道;“虽然有说法说秋季的祭祀是在中秋或重阳时节,但据我这些年的实地考察,秋祭一般都是在中元节,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盂兰节。所以春秋二祭泛指清明节及中元节的祭祀仪式。”

继承德行 祭祀之精髓

刘崇汉接受《海南之声》访问时表示,春秋二祭的习俗主要体现于两个方面,即透过实际的祭拜仪式抚慰先人的灵魂,祈求先人佑护后人之形式上的“祭”;另一个则是继承先辈德行,不辱先人事业上及精神上之“继”。

“透过祭拜的过程,可以让后辈缅怀甚至是感恩先辈所留下的财富。这里指的不是钱财,而是精神上以及为人处事观念继承之财富。”作为田野工作者,李永球想采集与维护的也正是这些财富。

“祭祀的存在体现于祭祀的人(主体)、先辈/灵魂(客体)、中介(祭场、祭器、祭物、祭仪观念的外化形式)。祭仪主体具有群体性特征如家庭、家族、宗族或地缘集团,他们通过仪式传达礼法、秩序、亲情以寻求集体认同。”刘崇汉有条不紊的解释。

祭祀供品 供奉祖先

祭祀的场所可以是家里、宗祠、坟墓、庙堂,还有就是地缘性或血缘性组织/会馆之总坟。至于供品,刘永球分享道:“一般主要的供品可分为两类即太牢和少牢。所谓的太牢是指猪和牛;少牢则是猪和羊。而一般上我们都是使用少牢。值得一提的是,古代所供养的牲畜都是生的,目前中国依然保留了这个传统,而马来西亚我在南马和北马的一些会馆仍可看见这祭祀传统。”

另外还有一样不可少的祭品便是酒,一般酒都是倒在地上,以示向祖先敬酒。李永球也纠正说;“地狱与轮回之说并不是我们这民族的旧有信仰,它源自于印度。在这信仰还未广泛流传之前,民间皆认为往生后的先辈都在天上,故在祭祀时都会请求祖先从天下降品尝祭品。”在祭拜仪式结束后,所有的成员都会一起共食供品。 这意味着可以增强血脉相连的观念或可护佑后人。

继承传统 会馆任重道远

祭天祭祖原始意义乃是敬天、明德、教孝、报本返始。但演变及传承至今,刘崇汉认为,祭祀的最大意义在于加强群体凝聚力,学习先辈回馈社会精神。

“我觉得它的意义在于团结及延续家族的情谊。一年一度的祭祖,成为家族成员联系与团员的活动。还有重要一点是,祭祖是华夏民族独有的文化,因为其他群体并没有类似的祭祀习俗。”李永球补充道。

虽然年轻一代对于祭拜祖先的缘起与意义都不甚了解,但刘崇汉和李永球皆认为,这仪式不会被淘汰或摒弃。这乃是因为华族对于祖先崇拜、缅怀还有以老为尊的中心思想依然根深蒂固。虽然会馆、社团常面对青黄不接的问题,但它到目前都仍然在运作,也有进行春秋二祭的传统习俗。

刘崇汉也借此鼓励年轻人加入会馆。“因为这可以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子与网络,这无论是对自身的视野开拓以及未来发展都有好处。”刘崇汉也提醒会馆本身应该扮演推动与传播的角色,让更多年轻一辈了解自身的祭祀文化。

春祭

在经过岁月及文化的洗礼与冲击下,中国海南同胞的春秋二祭,到底还保留了那些传统呢?且让参与协助海口府城琼台复兴计划调研的当地中学教师、文史工作者林俊告诉你。

海南人尚有宗族传统,清明祭祖主要分为家族公祭和家庭私祭,时间从农历二月初叁一直到四月初八,清明节前后各家族祠堂都会举行祭祖活动,或请道士(师傅公)举行超幽度亡科仪,或举办各式祭祖活动。一般各家各户自备叁牲酒礼或烤全金猪、金银纸钱。场面壮观时,达几百桌之多。

海南人上坟,新旧做法之别。新坟旧坟祭法不一。海府地区,新坟一般在农历二月初二之后至清明前的丁日祭祀,称之为做丁,以祈求人丁兴旺。除叁牲酒礼外,还需一个圆形发糕(由女儿购买),寓意圆满兴旺。

纸钱方面,新坟一般会额外烧些转生钱,与此同时,只配一旧坟同天祭祀,其他皆不祭祀。文昌部分地区,新坟未满叁年,则清明叁年内皆不祭扫。一些祖坟由于时间之久,子孙众多,难以在清明当天集合大家,所以祭祀又分远近祖,远祖常会选清明后的日子祭祀。如文昌琼海一些地方会选择四月初八祭祀。

秋祭

中元祭祀时间只从七月初一到七月十五半个月。海口府城为例,中元祭祀活动已民间化,“中元普度”和“盂兰盆会”的说法出现分类,中元普度为超度十方无主无祀孤魂等众,盂兰盆会主要超度自家先祖免入恶道,内容都是超幽度亡,有道教九关引魂,破狱科仪,青玄朝科、水火炼度等等。与此同时,还会布施阳间孤苦伶丁之人。

中元家庭祭祀(以海府地区为例),一般会每年同一天特定祭祀先祖,称之为烧花(中元节特烧的五色花纸,意为布匹)。在七月祭祀中,叁牲酒礼不可用鸡祭祀,只用有鸭,意为怕鸡爪锋利刮破布匹,故有“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的谚语。若有新魂(逝世未满一年)则需在七月初叁或初五祭祀。到了十五当天晚上,各家各户都备香烛纸钱布施无主孤魂,怜悯祂们无人祭祀,孤苦伶仃。

 

 

左起为林猷广、黄良友、丁才荣和林书德,站在雪隆区海南总坟上进行接水仪式,意喻水到渠成,风生水起。

 

文:王琛发教授(马来西亚道理书院院长)

标题:体现传统价值观  春秋二祭之缘起

春祭结合在清明节气,源于它内在的传统思维逻辑。《礼记.乐记》有段说法长期影响华夏文化节日观念:“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和,故百物不失;节,故祀天祭地。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如此,则四海之内,合敬同爱矣”;由此说,华人节日特点在鼓励每个人过节前夕循例赶回家庭,全家完完整整聚会在一起,本就以各家各户“同节”落实家人“同和”,就是大家同在一起祭祀心理共同感知的天地鬼神世界。

清明春祭渊源於天时历数,春祭相应活动,提醒人们节气到来的特点决定民俗内容,由此传播其内涵价值观念。这是春天最清净明朗日子,万物欣欣向荣,生生不息,所以称为“清明”,比任何时间方便到郊外“踏青。所以,人们应节活动,是带着孩子,一路看着风景,上坟祭祀祖先,也昭告祖先家族后代会欣欣向荣、承先继後。根据周朝《逸周书》,中原清明季节的自然特征是“桐始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又五日,虹始见”;人们知道自然变化,也要有相应的农业、衣服饮食、保健措施。而清朝道光版《琼州府志》则记载,根据海南当地的气候,农历二月是“农功毕作”,叁月清明“梅子熟”、“槟榔苞折”、“催耕鸣”。

所以,清明节,人间有配合自然界变化祭祀,提醒大家回应节气和缅怀祖先前人种树後人凉,留给我们这个社会、传下智慧。这就是《礼记·祭义》说的“君子合诸天道,春、禘、秋、尝”,中华先民在适当的春耕按规律生活,办该办的祭祀,由祭祀动员大家按照时节相应的衣食住行,就是天人合一。

更早清朝康熙版《琼山县志》则可启示我们,南洋海南人清明春祭,不离海南祖先原来习俗。它说:“二叁月,类于坟茔添土,剪除荆棘,谓之拔墓”。可是

南洋天气和物产不全像海南,所以康熙《琼山县志》和道光版《琼州府志》都说,海南盛行维续中原清明节种树插柳,容易存活,这边却不盛行。康熙《琼山县志》还记载“以米易海蛳咂之”,后来道光《琼州府志》不提,可能已经式微。马来西亚更难见到海南稻农,甭说拿米找渔民换海蛳。

漂洋过海 继承传统

南洋各地先民曾经歃血为盟成立组织,靠会党到会馆/宗祠维续彼此生死道义,以武装自治对外防御,开拓新土地,这些群体持续扩展力量同时,也坚持祖先慎终追远价值观,重视清明举行“春、禘、秋、尝”四祭的“春祭”。他们祭祀原乡祖先和开拓过程的死难先人,延续了祖先记忆,也证明本身参与本土历史的归属感。不论每家每户祭祀从中国到南洋历代祖先,或者宗乡、同业组织集体祭祀从原乡到当地的先人,大众对待“春祭”的集体态度,有助缩小大众对祖先和原乡的心理距离,更重要在表达“我”正重现“祖先”于“本土”,这就让大众感觉当地生活就是在地重构中华,也是在当地维系“天人合一”理念,由此巩固彼此对待新土地的主权意识。

可是,南洋华人清明由会党到社团艰难传承,经历几世纪生死相托,大众拜祭对象不仅自家亲人;南洋清明节除了鼓励家庭延续孝道,带动整体华人社会强调慎终追远,是尤其重视社团集体祭祀象征历史文化主权的列祖列宗连同当地死难先辈。宗乡组织年年集体扫墓和祠祭,除延续孝道,“春祭”便是由“礼仪”演练全体社会理应服膺“恩”与“义”的内涵。